0115 8532944 pengfeiedu@hotmail.com
选择页面
话说每一所名校背后都有一个相爱相杀的好基友。你看那米国的哈佛耶鲁,腐国的“牛腱”(牛津剑桥),他们爱恨交织纠缠不清的撕逼史真是便宜了无数个像主页菌一样坐等看热闹的居委会大妈。 今天的故事要从闻名世界的一具木乃伊说起。 18岁以下小朋友慎点,虽然没什么好怕怕的,不过主页菌觉得吓坏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 大学校园里为什么陈列着一具尸体? 是谁动了他的头颅? 他究竟是谁?又为什么在死后引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百年名校又为何暗斗不止争辩不休? 这一切的背后是否有一场旷世阴谋?谁又是幕后黑手? 敬请关注今晚八点CCTV8年度巨献《走近科学》之名校恩仇录,让我们跟随镜头走进历史探寻真相。 在腐国的伦敦大学学院(UCL)里有一个奇特的尸体陈列。 就是下面这个,是个看起来萌萌哒、人畜无害、和蔼可亲的老头。 你见过这么萌的木乃伊吗? 看吧,主页菌都说了不可怕的吧。不过老头子的头并不是真身,是后来安上去的蜡像。那他的头去哪儿了呢? 咱们还是先来说说究竟是谁可以让自己的尸身永垂不朽地陈列于堂堂高校之内。毕竟有死后把自己做成木乃伊待遇的除了埃及法老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老大了。 这具尸体是英国著名的功利主义哲学家Jeremy Bentham(边沁)。 边大大是功利主义哲学派的的开山鼻祖,他曾经发明了能够追求“最大幸福”(Maximum Happiness)的公式,是谈幸福,谈成功的大宗师。 边沁之于UCL就是精神教父一样的存在。是他倡导了UCL成为全英第一所录取新生不分性别、宗教信仰、政治主张的大学。 我孔老爷子要是还在世,一定会感动地给边大大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不就是我孔大大说的“有教无类”吗? 边大大死前说:为了配合他的效用最大化理论,他要求死后永久保留衣装和躯体并且要安放在学校。 于是乎UCL给他的尸体做了防腐处理,但是一开始处理头的时候一不小心。。。。做坏了。。。 (求边沁爷爷心理阴影面积)。。。 于是只能给他配个蜡像头。。。。这还没完呢。。。 真头就被摆在了他的脚边!脚边!!!主页菌感觉脚底有一丝凉意。。。。。 然而边大大的尸身所遭的厄运并没有就此结束。 身首异处已经够惨了,还能怎样?! 这时候同UCL有孽缘的KCL(伦敦国王学院)要登场了。 20世纪二战前后,两校的争斗到了白热化。 1975年的时候,KCL的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居然把边沁的真头偷走了。。。。。还拿去当球踢。。。 这已经不只是太岁头上动土,是直接动头了。 根据UCL官方的记载肇事学生最后交了10镑给一个慈善基金。 才10镑!主页菌已经自行脑补某学生扔下一张100镑说不用找了的画面。 对于KCL的大胆包天,主页菌只能说城里人不要太会玩,悠着点,因为山水轮流转!常在河边走也是要湿鞋的。 之后有一天,一群UCL的醉鬼到Kings去把他们的英语系给烧了。。。最后罚款100镑了事。。。 又过了20年KCL的吉祥物——Reggie(一只红狮子雕像)被偷了!而且一丢就是好几年!不用说都知道谁嫌疑最大。这下丢人丢大发了!过了几年,他们终于在野地里找到了坑坑洼洼受损严重的吉祥物,光修复费就花了一万五千英镑。 最后边大大命途多舛的头被找回,UCL再也不敢把头摆在外面,就藏在了地窖里,所以大家再也看不到真头了。 但UCL对边沁的尊重并不止于此。 每次学校开特别重要的会议时,都会把边大大请出来参会。。。。 这会不会太过“尊重”了点啊?! 因为边沁的尸体在会上有“出席但不参加投票”的权利。如果会上出现平票情况,就默认边大大投赞成票。 主页菌想问:你们这样默认,边大大造吗? 请看13年的欢送院长大会时一派其乐融融的祥和景象。。。 话说边大大坐那儿除了服装竟毫无违和感。 关于木乃伊的故事主页菌就讲到这,既然KCL都登场了,那主页菌就将两校撕逼史一并八完。 UCL和KCL的孽缘要从两校建校说起。 话说1826年(UCL建校之时)之前,英国只有两所大学:牛津和剑桥。当时这两所大学只招收英国圣公会的教徒。如果不是教徒怎么办?对不起,哪里凉快,哪里呆去! 当时创立的一大宗旨就是突破宗教对高等教育垄断。UCL是英国第一所不分种族、阶层、宗教信仰招收学生的大学,也是第一所以同等条件招收女生的英国大学。 这个KCL呢,建校也不晚,也就比UCL晚了三年,但是这个办校宗旨就跟UCL截然相反了。当时的英国圣公会伦敦分舵觉得世分日下,人心不古,而牛津、剑桥又只收富家子弟,有必要把上帝的高等教育恩惠播撒给更多的人,尤其是穷人。同时为了打响名气,又抬出了英王乔治五世招牌,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学校。 当然了,学生还是必须是教徒。 UCL这个教会眼中的“非主流”当然遭到了各种抵制,无法获得学位颁发资格,无法自称London University。这个办学执照一等就是十年,也就是说这十年里 UCL一直卧薪尝胆无证经营! 到了1836年,也不知道哪位高人给英王出的馊主意:UCL和KCL合用一张特许令,执照上用的名称是Universityof London。咋一看,好像UCL占上风,因为,UCL建校和之后的10年一直用的是这个名字。可是UCL高兴不起来:当局说了,既然是两家合用一个执照,你就不能叫这个名字了!这招狠!分明是予禁于名呀!UCL当时的老大也拽!改就改!这个大学下面的叫College,老子是老大!先有我,才有后来的伦敦大学,老子就叫UniversityCollege London!就这么着,UCL就叫开了。 搞得现在UCL的童鞋们和家长亲戚朋友还得花功夫解释伦敦大学学院不是像国内某大学的野鸡学院。。。 这之后两校的恩怨情仇大家都知道了,上文中提到的“边大大的头颅”和“吉祥物小狮子”都是两校明争暗斗的牺牲品。 至于平时动不动搞搞球赛,辩论赛,没事就搞搞分派斗争啊,学派互讽这些小打小闹也就不算什么了。 主页菌细数这些历史上的名校基友,能撕逼掐架掐到这两所死对头这样的程度的也没几个了。 所以各位看官,且看且珍惜。  

您可以使用更简单的方式联系我们

请您填写下面的表格,我们会尽快的和您取得联系。

您的姓名 (必填)

您的微信 (必填)

您的电话

您需要什么帮助

我们将保护您的信息,不会做其他用途

0115 8532944
客服一
客服二